生于千亿融资,死于量产!互联网造车幸存者谁?

2018-05-08 11:26· 猎云网  周效敬 
   
在这股造车浪潮里,有人一个猛子扎下去,没游多远就后悔了——没想到对岸那么远,水那么深。

  有加入造车大军的企业,还未“粉墨”登场,就已黯然收场。

  恒屹(上海)新能源汽车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恒屹新能源”)即面临着倒闭的窘境。前不久,恒屹新能源在其给全体员工的《公告》中表示:“投资方及恒屹银行账户被冻结,致使公司经营管理严重困难,无法正常支付员工工资等各项费用,同时公司也无法继续开展经营活动”。

  猎云网发现,恒屹新能源还敦促员工在三个工作日内完成离职手续办理,逾期不办视为自动解除劳动关系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恒屹新能源成立于2016年1月12日,从事整车技术、汽车零部件技术、新能源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、技术转让等业务,其大股东为贵州安远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。

  猎云网在恒屹新能源的官网上发现,该公司基础设施一应俱全,配备有造型中心、试制中心、三电实验室、电子工程实验室、控制系统实验室等。然而,这一切都将陪着恒屹新能源一起落幕。

  黯然收场的恒屹新能源只是这场造车大潮中的一个小泡沫,一个提前出局者。而造车新势力面临的更大考验还在后面。

  从2018年开始,造车企业将迎来严峻的竞争环境。这一年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历程中的一个关键节点,一系列举措将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逐步推向真正的市场化:



  • 4月1日,双积分政策正式施行;

  • 4月17日,发改委透露将在2018年取消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;

  • 6月11日,新能源汽车过渡期补贴政策即将结束,将按2018年的标准进行补贴……



  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,这些政策措施可能还没有形成杀伤力,因为新势力还没有到达这一段位——量产交付才是新造车企业需要迈过的第一道坎,这个坎足以让造车者焦头烂额。

  真正的厮杀从量产交付开始

  一直以来,造车者的融资能力往往被视为其构建竞争壁垒的能力,并作为评价企业发展潜力的参考标准。

  汽车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,造车烧钱的速度以月计甚至以天计算。多位新造车企业创始人在不同场合向猎云网表示,烧钱的速度令他们自己都感到吃惊,当初觉得100亿元人民币造车太夸张,扎进来之后发现,这个数字怕是很难支撑到量产交付。

  没有雄厚的资本做后盾,造车无疑于痴人说梦。正因如此,这几年汽车业才上演了造车新势力的融资大戏。

  截至目前,很多新造车企业都完成了数额不小的融资,战绩显赫。从累计融资规模看,蔚来汽车超330亿元人民币,奇点汽车达170亿元人民币,威马汽车达120亿元人民币,车和家超57亿元人民币,小鹏汽车超53亿元人民币。猎云网获悉,2018年内,车和家、小鹏汽车还将启动新一轮融资计划,蔚来汽车也在为IPO做准备,进入公募市场筹集造车资金。

  对于融资,业内还有另一种声音。

  “汽车不是用钱堆出来的”,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谷峰直言,“研发一辆车、造一座工厂要花多少钱,日常的运营花费多少,我睡梦中都说得出数字”。

  谷峰在上汽负责财务超过20年,对车辆研发、工厂建设、人员团队的开支情况早烂熟于心。

  他认为,新造车企业不会死于资金,而是死于产品。

  谷峰对造车新势力的看法恰似一股清流。

  媳妇总要见公婆,再好的故事也终归要落地,造车游戏的关键环节就是车的量产交付。

  小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,曾任摩根大通亚太区投行主席,在资本领域浸淫多年,但他并未奉资本为圭皋。顾宏地认为,产品的量产交付将是决定造车新势力能否继续获得融资的一个节点:



  • 如果能够顺利交付,产生现金流,组建供应链,则有了进一步融资的资本;

  • 如果产品上市后卖不出去,承诺的销量无法兑现,产生不了现金流,后续资本自然将不再跟进。



  换言之,造车新势力掀起的融资战,只是造车这场艰苦战争的前奏,真正的厮杀将从汽车的量产交付开始。

  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也表示,零跑汽车首款产品S01计划于2019年1季度正式向客户交付。他表示,零跑汽车充分尊重、节约投资者的每一分钱,一定要在投资额100亿元人民币以内实现自我“造血功能”。朱江明所谓的“造血功能”,即通过汽车的量产交付,产生现金流,为零跑提供继续奔跑的动力。朱江明认为,高度依赖融资并不能搞掂一切,造车要精打细算,产品才是核心。

  关于量产问题,北汽产投公司研究总监贾广宏认为,新造车企业中缺少一款“杀手级”的量产车型。

  例如,传统汽车中的福特T形车,它的销量从第一年的2500辆到17万辆用了5年左右的时间,其后很快突破30万辆大关,并且最终卖出上千万辆,成为影响世界量产车鼻祖。

  然而,打造爆款车型谈何容易。实际上,即使汽车产品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,预定量可观,这也只是第一步而已。因为量产是一种能力,能卖得出去,还要能把车生产出来。

  将无法生产出来的汽车卖给消费者,无异于欺诈。

  量产的生死考验

  作为电动车界的标杆,经过近一年的挣扎,特斯拉仍未摆脱Model 3的量产困境,甚至陷入“结构性破产”。

  2017年7月,马斯克称Model 3接到了50多万笔订单,因此,马斯克制定了“地狱式”量产计划:2017年8月,生产100辆;2017年9月,生产1500辆;2017年12月之前,要实现月产2万辆的目标。

  在这一量产计划的折磨下,特斯拉电池技术总监等一众高管怎能受得了,一气之下含恨作别特斯拉。

  为了实现给投资者许下的规模化量产诺言,马斯克亲自出马监督生产,已经忙到没时间回家,不洗澡没法活的马斯克顾不了那么多,睡在工厂地板上硬扛。

  然而到目前为止,在连续砍掉了MODEL S/X部分车型的产能后,特斯拉Model 3连2500辆周产能目标也未能实现。

  Model 3有上万个零部件,其中1/3来自美国以外的供应商,供应链上的任何小故障都可能导致重大生产问题。比如,动力电池的产能提升有其自身规律,要保证电池安全就不能搞“大跃进”式生产。

  资本要求的回报周期与汽车生产周期存在矛盾,这是特斯拉陷入量产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,也是马斯克痛苦产生的根源。

  国内新造车企业能解决这对矛盾吗?答案并不乐观。

  整车生产涉及工厂建设、设备安装调试、产能爬坡等一系列问题,一家工厂一般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来进行生产准备,而且在生产过程中,问题会层出不穷。

  空有一套好的生产装备,玩不转也是枉然。

  我们仍以特斯拉Model 3为例,其工厂的自动化程度之高自不待言,厂区内有150台自动机器人。但令人不解的是,其部分产线仍使用手工制作、组装和拼接,目前特斯拉的产线的产能仅为设计产能的1/10左右。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也多配有先进的生产装备,能否顺利释放产能也是一个挑战。

  此外,为防止因零部件问题引起的产能不足,还需与供应商保持密切沟通,提前备货等。因此,造车还考验车企对产业链资源的整合和调度能力。

  目前,在国内新造车势力中,真正实现大规模量产交付的车型几乎没有,最快者也才处于交付的前夕。

  作为蔚来汽车的代工方,江淮汽车4月20日在互动平台表示,公司与蔚来汽车正在集中精力做好ES8的量产、交付的准备工作。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参加北京车展时也透露,量产车ES8将在2018年5月初开始实现交付。

  李斌表示,由于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验,要达到质量标准,造成实际交付时间比此前内部计划有所延迟。蔚来汽车能否如期交付,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,2019年和2020年将是形势最严峻的时期,也是最黑暗的时刻,到2020年才能实现“从0到1”的跨越。

  小鹏汽车G3车型已经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(GMIC)首日开启预订,预计在2018年底前完成交付;奇点汽车首款车型iS6将于2018年底实现量产交付;零跑汽车首款产品S01计划于2019年1季度正式向客户交付;新特汽车也将于2018年底量产交付。

  可见,2018年是检阅造车新势力努力成果的一年,也是决定资本是否继续跟投的一个分界点。在这一年里,新造车企业能否按时量产交付,量产中碰到的问题都会浮出水面,这是对造车新势力的一大考验。

  从代工到自产

  细心的人会发现,欧美、日本等地区的汽车集团比较集中,而我国的车企尤其是新造车势力则呈现出多而散的特点。有观点认为,这是由于国内造车新势力还没有经历残酷的市场考验。

  这与“造车新势力最终只能幸存3~5家”的说法异曲同工。

  从当前的形势看,造车新势力最重要的是如何生存,这就需要有足够的成本控制能力、供应能力和量产能力。新能源汽车市场风云变幻,国家政策日益严苛,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处在一个多变时代,企业是否具有长远的战略能力,则决定着一家企业到底能走多远。

  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是无法绕开的一个大问题,无此资质,生产出来的电动汽车产品就无法正常销售。由于申请资质难度较大,若等待申请成功后再生产汽车,机会成本太高,并不划算。目前,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审批依然处于暂停状态,对于未能申请到资质的造车新势力来说,与传统整车厂合作生产实为无奈之举。

  奇点汽车创始人沈海寅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表示,造车新势力在产品定义、整体商业模式、运营方式、互联网创新思维等方面的革新,使其比传统车企更具创新优势以及资源整合优势。

  从事汽车生产的人都很清楚,即使电动化已经大大降低造车门槛,但是汽车仍是有着高度专业性和技术特征的制造产业,所以,很多新造车企业在生产第一辆车时基本都采用了“资源整合的造车新模式”——主导研发与设计、采购零部件、找主机厂合作代工。

  沈海寅认为,采取代工模式可有效缩短新能源的造车周期,同时也践行了“敬畏传统、大胆创新”的理念,不重复造“轮子”,最高效地将高品质的智能电动汽车带到用户身边。

  猎云网获悉,奇点汽车将由“代工模式”向自己生产过渡。随着奇点汽车苏州生产基地的落户,奇点汽车形成了“一拖二”的两大生产基地布局。

  2016年,奇点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落户安徽铜陵,主要投产高品质中大智能新能源汽车车,目前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当中。加上以高品质小型智能新能源汽车为主的苏州生产基地,奇点汽车已经为未来产品的大批量生产打下了良好的基础,在这样的产能储备之下,不仅能够满足私人用户市场,更为进军分时租赁领域做好准备。

  沈海寅表示,造车是一项漫长的事业,不能急于求成,要耐得住寂寞。他告诉猎云网,新造车势力的短板在核心技术积累、品质管理等方面,所以,在稳步打造一款车型并将其量产的同时,奇点汽车还放眼未来,将研发、生产系统的扎实布局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。

  在最近一两年,小鹏汽车放慢了奔跑的脚步,开始慢慢打磨汽车产品,脚踏实地做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。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对猎云网表示,“慢”就是“快”,一款好的产品需要时间积累。何小鹏认为,交付给用户的车辆要有一个长线的价值能力,这种价值能力包括续航能力和安全可靠性。

  造车是一项复杂工程,仅凭一己之力很难完成。

  新特汽车CEO先越告诉猎云网,2018年初,新特与中国一汽集团达成战略合作,共同打造新特首款车型DEV 1。新特汽车是新兴的新能源汽车企业,拥有超前的产品理念,中国一汽则拥有十分完善的整车制造工艺,二者优势互补,这也是新特汽车能够快速推出DEV 1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先越对猎云网表示,造车新势力之间的竞争才刚刚开始,新进入者还有很多机会。而新特汽车要做的就是三件事:造好车,把车卖到客户手上,服务好客户。与一汽的合作,也将为2018年底完成首款车型的量产交付提供有力保障。

  然而,对于代工模式,业界也多有诟病。

  汽车行业属于制造工业,造车除了核心研发技术之外,生产制造环节同样至关重要,如果企业缺乏这方面的能力,在未来发展中会少了很多竞争力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猎云网,代工成功的案例不多,这是一锤子买卖,当代工的企业发现技术难点突破了,市场打开了,它就会结束代工。

  “当四大工艺不在自己手里的时候,有无穷无尽的协调,保证一致性很难,轻资产造车不太容易”,这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正因如此,造车新势力才不惜巨资自建工厂,亲自掌控汽车产品的生产过程。

  2017年4月25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发展改革委、科技部印发的《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设定了新能源领域的阶段性目标:到2020年,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;到2025年,新能源汽车占汽车产销20%以上。

  据猎云网统计,仅部分造车新势力的汽车产能就超过了2020年的发展规划,新能源汽车总体产能过剩可能会成为一个突出问题。

  未来几年,不止是造车新势力,包括传统车企,将面临激烈的竞争,最终能够参与全球竞争者恐怕只有几家而已。

  国家“863”计划节能与新能源汽车重大项目总体专家组专家肖成伟认为,未来的车市发展瞬息万变,很难推断哪家造车新势力能脱颖而出。

  “我相信,胜利属于那些能将理念转为脚踏实地做实业的企业”,肖成表示。

 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,互联网造车是当前汽车行业寻求突破的一种全新造车理念,在实体车还没有得到市场验证之前,一切都未可知。他认为,量产车型上市后,如果不能快速打开销路,就只能依赖后续资金的强力“补血”,否则企业将难以为继。

  “量产,并不意味着站稳脚跟,只是真正站上了竞技场”,崔东树一针见血。

【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ca88亚洲城娱乐转载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ca88亚洲城娱乐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。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(editor@zero2ipo.com.cn)】

最新资讯

    TOPS
    • 日排行/
    • 周排行/
    • 原创

    MORE+融资事件

    • 2018年08月14日
      优客工场
      优客工场
      战略投资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
    • 2018年08月14日
      阅邻
      阅邻
     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
    • 2018年08月14日
      路图
      路图
      Pre-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
    • 2018年08月14日
      金河集团
      金河集团
     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
    博聚网